我没有错啊(吴达明)

2015-06-13 15:14:01 gdsgswhg 40
新建网页 1

话剧小品

我没有错啊!

编剧:吴达明

韶关市文化馆

时间  现在

地点  田头

人物  田大妈——介乎中老年之间,热心的村民。

        章——男青年,农业科技人员。

 

        [文章蹲在田边专心研究水稻花授粉。

[田大妈上,发现文章,好奇地围绕着文章转。

  章 (发现田大妈)大妈,我是农科所新来的,姓文,叫文章。在这里研究水稻花授粉。

田大妈  哦!你是新来的大学生文技术员。我家住在村东头。你们农科所的技术员我都很熟悉。大家都叫我田大妈。

    今后就请田大妈多关照。

田大妈  你就一百个放心好了,你们技术员还不是为了我们农民才天天蹲在田头地边搞研究,雨天雨水淋、夏天晒掉皮。哎!好辛苦咯。(欲下)

        [文章咳嗽一声。

田大妈 (突然止步)咦!(盯着文章仔细瞧)你的脸色好象不好看。

    这几天都在熬夜,可能是没有休息好。

田大妈  不是这个问题,你伸出舌头给我看看。

  章 (伸出舌头)

田大妈 (看)哎哟!这几天肯定是吃了什么热气的东西?

    我没有吃热气的东西啊。

田大妈  那你这几天有没有感到肚子不舒服?

    没有。

田大妈  眼睛有没有模糊?

    没有啊。

田大妈  没有?那你的脑袋肯定有晕乎乎的感觉。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不注意养生,什么东西都乱吃。要管住自己的嘴,迈开自己的腿。东西不能乱吃,油炸的,烧烤的,辣椒炒的……

  章 (笑笑)田大妈,感谢你的关心,你看我这还忙着,搞授粉呢。

田大妈  不行不行,你们这些科学家啊工作起来就是不要命。有病千万不能瞒着,知道那个什么“扁鹊与蔡桓公的故事”吧,小病不治疗就会成为大病。

    田大妈,我今天确实是很忙,这个工作是不能够耽误时间的。改日我再听你上健康课。好吗!

田大妈  哦!敢情你是嫌大妈罗嗦啊。大妈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田大妈你是为了我好。

田大妈  那我就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实话告诉你,我确实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田大妈  肚子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

田大妈  眼睛有没有不舒服?

    我说了没有。

田大妈  脑袋有没有……

  章 (不耐烦地提高声音)没有没有,我全身都很舒服。

田大妈  你看你看,大声喊什么。没有就没有嘛,有话好好说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大妈我欺负你呢。

    好好好。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田大妈  其实大妈我也不会记仇的,今天只想你跟我说实在话,到底哪里不舒服。

  章 (又欲冲动)我——(马上意识到,立即压低声音,无奈)好好好!我今天是肚痛腰酸,眼睛模糊,脑袋发晕。全身都不舒服。这就行了吧!

田大妈  你看,终于承认了。孩子啊,你的身体都成这样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象你这样,很不注意饮食,吃了热气的东西,舌头红的象红纸一样。我现在的舌头就不红了。你看看。(伸舌头给文章看。)

  章(忙着搞科研,心不在焉地扫一眼)哦,是象舌头一样。

田大妈  废话,这本来就是舌头。我跟你说啊,我的舌头出现这么红,我就知道肯定是有大问题,我不但找医生看,我还自己买来书看。你还别说,我吃了很多个医生的药都没有治疗好,还是我自己煲的那些什么金银花、野菊花、木棉花、狗贴耳草、夏枯草,我天天都喝。还真喝好了。现在很多人都说如果我年轻的时候去学医,现在说不定还是个专家呢,哈哈哈!

        [田大妈在说时,文章已经走到另一边在搞研究。田大妈转头发现文章不在自己旁边。很不高兴。

田大妈  哎,我说你到底听还是不听。

    田大妈,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我确实是很忙。

田大妈  我问你,今天去不去看医生?

    我今天确实是走不开。

田大妈  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章 (急)田大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田大妈  你……好,你嫌我罗嗦,那我不管你了,你今后有什么毛病也不要告诉我。(极不高兴地下)

  章 (看田大妈走了,高兴)谢天谢地。(继续搞研究)

        [田大妈急上。

田大妈  不行!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这文技术员从外面来到山区就是帮助我们搞科学研究的。再说人家年纪轻轻的,父母亲又不在身边。我不帮助他谁来帮助他。(上前,对文章)文技术员,我说你今天还是去看看医生。

  章  你又来了!(哭笑不得)田大妈,我求你今天就不要来干扰我的工作行不行。

田大妈  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啊就是要面子,嘴巴上说我干扰你的工作,其实你的潜意识里就是很想我带你去看医生。走吧,不要拖时间了。(欲拉文章)

  章 (严肃地)田大妈,我就跟你实说了吧,我的身体好的很,根本就没有什么病。

田大妈  没有病?那你的舌头为什么这么红?

    我前几天在医院从头到脚进行了身体检查。

田大妈  检查结果怎么样?

    非常好,什么问题都没有。

田大妈  哎呀!我告诉你,如果连这么先进的仪器都检查不出问题,那就更加可怕。你身上的热气啊其实就是毒气,如果不及时清掉,等这些毒气细菌在全身都发酵就来不及了。

    田大妈,我再告诉你,我搞的这个水稻花授粉有多么的重要,它关系到我们山区粮食增产的大事情。而且,水稻花粉得赶紧给它人工授粉。如果耽误了这几天的时间,又的等上一年甚至几年的工夫。

田大妈  我懂,这些我都懂。但是我也告诉你,搞粮食增产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人。什么最重要?人的身体最重要!我告诉你,这人的身体就好比是1,其他什么金钱啊、地位啊,包括你所增产的粮食啊,统统都是0,只有有了这个1,后面的所有0才显得有意义;如果没有了身体这个1,后面再多0都没有用。你明白不明白这个道理?

    这个道理我早就明白。

田大妈  明白就好。走!我们看医生去。我认识一个医生,他的药好,又便宜,用不了几个钱的。

    田大妈,我确实是没有时间。

田大妈  你今天去还是不去?

  章 (哀求)我求求你了田大妈,今天就放过我吧。行不行!

田大妈  你看,其实你的潜意识里就知道自己有病,要不为什么一说要去看医生你就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好好好,我不发火我不发火。我搞我的科研,你去搞你的养生。我们两个河水不犯井水,好吧。(撇开田大妈,独自蹲一旁搞科研)

田大妈  小文啊小文,大妈我一片好心你都当成驴肝肺了。好心好意劝你去看医生你不去,非得逼我动粗的了。(边说边挽衣袖)我就不相信今天拉不到你去看医生。

  章 (见田大妈这架式,紧张地步步后退)田大妈你要干什么?

田大妈  你今天跟我去看医生还是不去?去就老老实实地走,如果说不去,就休怪大妈我动蛮的了。看今天谁犟得过谁。(步步紧逼)

  章 (步步后退)你你你!救命啊!救命啊!(急逃下)

田大妈 (欲追,又止)跑什么跑?(纳闷)喊救命?奇怪,我可没有做错什么啊?

        [剧终。

                         

 

 

0一四年五月于武江河畔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