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嫂挑女婿(李光利、赖昀)

2015-06-13 15:12:04 gdsgswhg 72
新建网页 1

小品

辣椒嫂挑女婿

 

编剧  李光利  赖昀

  间:某日。

  点:农村家庭客厅。

  物:辣椒嫂——女,40多岁,农村妇女,张小花母亲。

        张小花——女,20多岁,陈小华高中同学。

    陈小华——男,20多岁,大学毕业回乡青年,张小

花的男朋友。

 

[舞台设一农村家庭客厅,置有桌椅等简单设施。

[辣椒嫂内上。

辣椒嫂  各位乡亲,大家好!

        我叫小辣椒,大家都叫我辣椒嫂。

        女儿的婚事,气得我差点没晕倒!

        我跟大家说说,看看是她有理还是我胡闹?

        我给她挑了个对象,有房有车有钞票,

        可她就是看不上,偏要找个大草包!

        我今天要她把人带回家,让我参考参考,

        大家好好看着,看我怎么把他赶跑!

辣椒嫂  (略思索)唉,对了,我打个电话给媒人婆,叫她

把我挑的对象也叫过来,让他们同台表演一下,我

到要看看到底哪是驴那是马。(掏出手机打电话)喂,喂——大媒人啊,你叫刘皇等下到我家来,我要他演一台戏……演什么戏?等下就知道了。好好好……就这样定了。(挂机,对观众)大家等着看好戏吧。唉,我的嘴也干了,我去倒杯水来喝。(下)

        [陈小华手提水果、礼品与张小花同上。

张小花  (拉下小华停下)小华,我可要给你打预防针先,我妈妈的性格泼辣,是出了名的小辣椒,等下你要有心里准备哦。

陈小华  没事,你知道,我就是专门收拾小辣椒的。

张小花  (白了陈小华一眼)看你,怎么说话的。

陈小华  没说错啊,我就是专搞辣椒烘烤的啊。

张小花  (嗔怪地)看你油嘴滑舌的。

陈小华  (紧张地)小花,说归说,我这心里还是很紧张的。

张小花  你怕什么?我妈还能吃了你啊?

陈小华  吃了我倒不怕,我就是怕她不吃我那一套。

张小花  其实呢,我妈也没那么可怕的,她啊,刀子嘴,豆

腐心。

陈小华  那就好,我就要打动她的豆腐心。

张小花  (神秘地)事到如今,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陈小华  (不屑地)你对我还有秘密啊?

张小花  那我说了你可不能吃醋哦。

陈小华  说吧,我又不是饺子,不爱蘸醋。

张小花  我妈给我挑了一个对象......

陈小华  (着急地)啊?对象?是谁啊?

张小花  就是那个辣椒大王,刘皇。

陈小华  哦,就他啊,我知道,大家都叫他硫磺椒。

张小花  你认识他?

陈小华  这方圆十几里的人谁不认识他?他这几年靠卖硫

磺辣椒,赚得不清不楚,身价上千万了。

张小花  嗯,土豪级别!有三子。

陈小华  啊?他那么儿子?那你妈让你去给人家当后妈啊?

张小花  去你的,人家是有房子车子票子。

陈小华  (酸溜溜地)恭喜你啊,硫磺嫂!

张小花  哼,还说不吃醋呢?

陈小华  没有啊,你能嫁个土豪,我高兴啊!

张小花  (生气地)谁说我要嫁土豪啦?别说土豪,就是银

毫金豪我都不嫁,我就要嫁给你!

陈小华  (故作吃惊地)不是吧?好好的富婆不做,跟我做

穷鬼?

张小花  我就喜欢,你能怎么样?

陈小华  我还能怎样?要看你妈怎样才有用啊。

张小花  唉,说起我妈啊,也不容易。我爸爸去世早,是我妈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供我读完高中,孤儿寡母的,想起都心酸啊。

陈小华  你妈真伟大,是个女强人。

张小花  你也不要拍马屁拍得过早,我妈妈说了......

陈小华  你妈说什么了?

张小花  我妈说,要是她同意,我就去下米煮饭,留你在家吃饭。

陈小华  要是她不同意呢?

张小花  要是她不同意,就开水煮鸡蛋——

陈小华  不同意还有鸡蛋吃啊?

张小花  想得美,叫你滚蛋!

        [辣椒嫂端水杯内上。

辣椒嫂  谁要滚蛋啊?还没煮好呢!

张小花  妈——

陈小华  阿姨,您好。

张小花  妈,这就是我说的小华。

辣椒嫂  啊哟,来啦,(冷冷地)那你还不去倒茶给人家?

陈小华  不客气。

张小花  我去倒茶,你跟我妈妈聊聊吧。(提物品下)

陈小华  不客气。

辣椒嫂  坐吧。

陈小华  不客气。

辣椒嫂  小伙子,在哪发财呢?

陈小华  阿姨,我没去哪发财。我在华南农业大学毕业后,就回家来了。

辣椒嫂  哦,还是个大学生呢。那你是怎么认识我家小花

的?

陈小华  我们是高中同学。

辣椒嫂  哦,高中同学?那么说,你们高中时就……那个那

个……啦?

陈小华  (害羞地)嘿嘿……我只是……我只是……

辣椒嫂  (紧张地)你对她怎么啦?快说!

陈小华  我只是……(害羞地)阿姨,不说了吧,都是以前小时候的事了……

辣椒嫂  (紧张、生气地)你一定得说!你到底对她怎么啦?

陈小华  我只是给她写过小纸条……

辣椒嫂  只写过小纸条?就没有别的?

陈小华  没有别的……

辣椒嫂  (松了口气)有也正常嘛。

陈小华  绝对没有……绝对没有……

辣椒嫂  那我就奇怪了,你写纸条的还考上了大学,她收纸

条的还回家种田来了?

陈小华  阿姨,其实小花也是很聪明,很努力读书的,只是关键时刻没发挥好吧。

辣椒嫂  发挥好不好,结果都一样。你读了大学,还不是一样回来农村来了。

陈小华  嘿嘿……我是回来了。

辣椒嫂  哎?那我就不懂了,你大学毕业怎么会没人要,找

不到工作呢?

陈小华  阿姨,我是回来创业的。

辣椒嫂  是哟——你回来是造孽的哦!

陈小华  阿姨,我不是造孽,是创业。

辣椒嫂  那还不是一样?

陈小华  不一样。

辣椒嫂  怎么不一样?

陈小华  我跟你说吧。

辣椒嫂  老实交待。

        [张小花端茶上。

张小花  (嗔怪地)妈,看你象审犯人一样的,还老实交待呢。(把茶给小华)小华,喝茶吧。

陈小华  不客气。

辣椒嫂  (对女儿)去去去,没你的事。

张小花  妈,怎么没我的事?我来做陪审员吧。

辣椒嫂  那你在这里别米筛一样——嘴多。

张小花  嗯,我只听,不说。你继续审吧。

辣椒嫂  (对小华)继续吧。

陈小华  我讲到哪啦?

辣椒嫂  就讲你怎么回来造孽的吧。

陈小华  阿姨,你知道,我们这里都有种植小辣椒的习惯,

近年来已经成为一大产业。

辣椒嫂  我都是种小辣椒的,还用你说。

陈小华  可是,长期以来,烘烤辣椒成了一大难题……

辣椒嫂  废话!烘辣椒有什么难的?人家辣椒大王刘皇,一年烘烤几万斤辣椒呢,有什么难?

陈小华  你知道,摘下来的辣椒如果处理不好,很容易腐烂变质,给农户和商家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

辣椒嫂  这处理,我比你更懂,只要用硫磺一熏,颜色漂亮,要看相有看相,要卖相有卖相。

陈小华  阿姨,硫磺熏辣椒是不行的,长期食用会造成头痛、腹泻、损害肝脏……

辣椒嫂  就你们娇贵,动不动就头痛啊,腹泻啊,中毒的!

张小花  妈,小华说的一点也没错,还会产生致癌物质……

辣椒嫂  有那么吓人吗?

陈小华  确实如此。

辣椒嫂  那辣椒容易腐烂,总不能这样眼睁睁看着到手的钱变水吧!

张小花  现在有好的办法了。

辣椒嫂  你有什么好办法?

陈小华  阿姨,我现在回来就是要解决这一问题的。

辣椒嫂  (怀疑地)就你?

张小花  妈,小华很有头脑的。

辣椒嫂  头脑是有,只是头脑发热!

陈小华  阿姨,我们研究了一项空气能热泵烘干辣椒新技术,它不但节能、低温、安全、环保,而且烤制的辣椒干湿度刚好,容易储存。

辣椒嫂  烘辣椒那么简单的事也用得着你们研究?真是吃饱饭没事做!

张小花  妈,你不懂,这是一项解决烘烤辣椒难题的技术革命!

陈小华  是的,这项技术,专为农户和辣椒经销商服务。

张小花  ,我们农民群众是受益的。

辣椒嫂  (讥讽地)你们一个唱一个和,一个打鼓一个打锣,还蛮般配的啊!

陈小华  (害羞地)嘿嘿……我是喜欢小花。

张小花  (娇柔地)我也喜欢小华。

辣椒嫂  (冷冷地)我不管你们喜欢不喜欢,爱不爱的,首先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张小花  妈——

陈小华  只要你答应小花嫁给我,不要说是三个条件,就是三十个三百个,我也会答应的。

辣椒嫂  第一,一套一百平米以上的房子,你有吗?

陈小华  我有。

辣椒嫂  (怀疑地)你有?

陈小华  是我父亲留下给我的三间泥砖瓦房。

辣椒嫂  (生气地)哼!这也算房子吗?

陈小华  房子是房子,不过是危房。

辣椒嫂  你——你是存心气我!

张小花  妈,小华说的是真的。

辣椒嫂  你别多嘴!第二,一辆三十万以上的小车,你有车吗?

陈小华  我有车。

辣椒嫂  什么牌的?

陈小华  凤凰。

辣椒嫂  (不解地)凤凰?没听说过。

张小花  妈,凤凰是名牌单车。

辣椒嫂  (吃惊地)凤凰单车?

陈小华  二手的。

辣椒嫂  (气极地)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张小花  妈,你就别问了。

辣椒嫂  你给我闭嘴。第三,银行存款100万,你银行有钱吗?

陈小华  我有。

辣椒嫂  有多少?

陈小华  100万。

辣椒嫂  七月半的纸钱,哄鬼的吧?

陈小华  100万贷款。

辣椒嫂  (气愤地)你创什么业?你就造孽哦!你竟敢这样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

张小花  妈,你想到哪去了啊?他说的都是实话。

辣椒嫂  不是吗?他就想空手套白狼,把我的女儿拐骗过去。

[陈小华手机铃响。

陈小华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接电话)您好您好,我是我是...........”(在一旁接听电话)

辣椒嫂  人家刘皇哪一点不如他?要房有房,要车有车,存款上千万。人又好,见了我,经常笑嘻嘻的问寒问暖。还经常用他的宝马车搭我去赶集,左临右舍见了都羡慕得流口水,我脸上要多风光有多风光……

张小花  这种风光是不长久的。

辣椒嫂  人家还答应了,只要你跟他结了婚,在城里给我买一套房子,让我好好享享清福……

张小花  妈——你就别逼我了,他就是再有钱有势我也不会嫁给他的。

辣椒嫂  嫁他有什么不好?你是怕钱多,嫌数钱麻烦是吧?

张小花  我不稀罕这昧心钱。

辣椒嫂  昧心钱?我宁愿你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愿你坐在

单车上笑!人困了就得睡,睡醒了就得吃,人就是

那么现实。

张小花  妈,以前什么我都听你的。但结婚是我的人生的大

        事,你就让我自己作主吧。

辣椒嫂  唉,真是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啊!

张小花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

辣椒嫂  可你是被鬼附了身,就是不听我的。我......注定......后半生无依无靠了.......老鬼啊,你怎么走得那么早啊……

        [辣椒嫂手机铃声响。

辣椒嫂  (接电话)喂——大媒人啊——(吃惊地)什么?

刘皇不能来了……知道了……(无精打采地挂机)

张小花  妈,你怎么啦?

辣椒嫂  刘皇被抓起来了。

张小花  他是罪有应得!

辣椒嫂  多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抓起来了呢?怎么会这样呢?

张小花  多行不义必自毙,不义之财不能捞啊。

辣椒嫂  唉,这才是造孽哦!(自语地)好险啊,我差点就……

张小花  妈,那我要给小华下米吗?

辣椒嫂  还用问吗?

张小花  妈,你真好!

辣椒嫂  鬼东西。

张小花  小华,走,我们一起去做饭吧。

陈小华  哎——

        [小花、小华同下。

辣椒嫂  等等我,让我来个小辣椒炒苦瓜!

                        

剧终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