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苟骗印(谢其浩、余金桥)

2015-06-13 15:09:08 gdsgswhg 65

 

 

 

 

( 现 代 采 茶 戏 )

三 苟 骗 印

                编剧:谢其浩  余金桥

时间   换届前夕                

地点   杨明峰家               

人物   杨明峰——男,50岁,某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主任。(峰)

       何秀姑——女,48岁,明峰之妻。(姑)

    何三苟——男,30岁,秀姑远房侄子。(苟)   

   [舞台右侧是农家小院一角,可见一窗口和房门。

   [音乐声中幕启,幕后歌:杨梅山下党旗红,

                          时代村官人赞颂;

                          清正廉明扶正气,

                          早日实现中国梦。

   [音乐声中秀姑手捧入学通知书上)

姑 (唱)女儿二六苦寒窗,

         一举考上大学堂;

         入学通知到家门,

         老老少少喜洋洋。

   老杨,老杨……

   唉!(从里屋出)老婆子,乜事咁高兴呀?

   特大喜讯,特大喜讯呀!

   喜讯?

   是呀!

(唱)七月流火考学生,

      八月轮番考家长;

        喜有学梓挺拔萃,

        为涯杨家增了光。

   老杨,涯家女儿考上状元了,涯看哪,要邀请亲朋好友来

   饮两杯啰!

   啊啊啊,太好啦,老婆子,涯丁得好好庆贺庆贺一番。

    老杨,别老是看着人家个个当干部的风光,这一次呀,你千

       万千万不能水炭打铁——乌火啊!

    对,响鼓吴用重锤,你放心,涯马上就去筹备。 

   好,涯也顺便整理一下房间。

  [明峰下,秀姑走至台边拿起扫把扫地,三苟肩系皮挎包、手

    提两瓶酒上。

苟 (唱)出门在外好几年,

         年年生意都赚钱;

         如今钱包涨鼓鼓,

         盆满钵满转家园;

         梦想寻个风水地,

         开开心心建家园;

         正巧姑丈当主任,

         求神拜佛唔同先。

涯呀,阿爸咁唔会安名,安涯做何……三……苟,所以人家都叫涯三斤狗。以前个个总话涯好食懒做。可如今涯,走出去做了几年生意化化条了,个个都称涯“钱溜子”了,不不不,“钱哥子”。哈哈哈哈……,涯呀,如今手上有了钱,吴当转屋家建栋楼起来啰。对,还是先寻涯姑丈去。(三苟欲进门,刚好碰到秀姑扫地,一扫把劈到三苟腿上。)

   哎哟!阿姑,怎么一进门就一扫把劈来。完了完了,间吴吉利,

     涯会么运行了。

   哎呀!系三苟,进来,进来,(放下扫把,倒茶)这几年你在

     哪里发财啦?还记得这个阿姑。

   阿姑,看你讲计哪家话了?俗话讲计:一村妹子,三村外家, 何

     况涯系你的外家孙。

   晓得亲就好,听说这几年你在外头做生意很红火是吗?

   阿姑呀!

   (唱)讲做生意好奔忙,

         三几十万不上桩;

         那比姑丈做干部,

         有钱有势样样强。

姑 (接唱)三苟今日听涯讲,

           不要去提你姑丈;

           捞箕做裤看得见,

           家事唔好向外扬。

  (接唱)村委主任好风光,

            个个如同神佛样;

            三围四屋受尊敬,

            光宗耀祖美名扬。

  (接唱)奉承得罪一句话,

            侄子言语好大方;

            倘若阿姑有难题,

            问你愿帮唔愿帮。

   姑丈做村官,阿姑你会有什么难题?

    三苟,你不知道,表妹考上大学了,可你姑丈的钱又拿去救济

      那些孤寡老人了,涯看读书的钱都难办哪!

    嘿,阿姑,乜事庶得,你愁什么?三苟涯全力支持你。(从皮

      挎包里取出一红包给秀姑)。

    哎呀,三苟你真聪明,简晓得涯计心事,外家孙就不愧系外

      家孙唷!

    哎,阿姑,你有所不知,老斗逝世那年涯向姑丈借了1万块钱,

      今日涯特意转来还钱和酬谢姑丈,顺带……(掏出建房用地审

      批表)求姑丈盖个章。

   盖章,盖什么章?

   村委会计公…章。

   公章?这……可要等你姑丈哦。

   姑丈去哪了?

   你姑丈呀,听到妹子考上了名牌大学乐死啦,乐得连屋都么转

     了呢!

   涯姑丈做村官,上有人请下有人拜,骑马坐轿样样都有,如今,

     妹子又考上状元,故系乐啰。

   三苟呀,一家唔知一家事,不要说了,涯问你,叫你姑丈盖章

     干嘛?

   亚姑呀,那涯就直言吧!

     (唱)以前涯系三斤两,

            麦须磨粉么面光;

         如今成了钱哥子,

         正想回家建新房;

         东村有块风水地,

         想求姑丈盖个章,

         正好姑丈唔在家,

         阿姑你就帮个忙。

姑 (接唱)村东哪块风水地,

           村委计划建广场,

              有钱人都打主意,

              这事恐怕难商量。

苟 (接唱)沙石起脚砖做院,

           咱俩姑侄好上梁(商量);

           盖印的事办妥了,

            三苟涯永世不会忘。

       亚姑,既然姑丈吴在家,费事等啦,本来……(掏出两叠钱放

       在台上)这一扎系还给姑丈计,另外这一扎系表妹考上大学涯

       表示计心意;咳!既然盖章计事你搞吴着落,涯干脆就撤啰!

 [三苟收起桌上的两叠钱欲走,秀姑忙拦住

    哎哎,三苟,莫走莫走,好商量,好商量。你姑丈好象带转章

      来为群众办了参保手续,涯看看还在不在佢房间里。(进门又

      出)哎计死老头,千日万日都唔锁那头门,偏偏今日就锁上了,

       哎……

   (急得团团转,略思片刻)对,有了,拿竹杆来。

 [三苟四处寻竹杆。

 [三苟从屋侧拿来一条竹杆,秀姑接过竹杆从窗里钩出一公文

     包。

  (接到公文包)搞到了,搞到了。

     [秀姑放下竹杆,拉开公文包取出公章。

    哎呀叻,怪不得老头子把佢看作命一样,捆了一转又一转,包

      了一重又一重。(高兴地举起公章)公章啊公章,今日该你立

      功的时候了。

(旁唱) 手握大印红彤彤,

         涯要让你显神通,

          老杨掌了十几年,

          现该为涯立奇功。

   来,三苟,拿过你计审批表来。

[三苟从挎包里拿出审批表,秀姑手棒公章圆场。明峰手提酒菜

    上。

   老婆子,老婆子。(进门)

   [秀姑听到明峰的声音忙把公章藏在身上,并与三苟上前迎接

    明峰,并接下明峰手上酒菜放至一旁。

   唉,三苟,你哪时候转来了?

    姑丈,听讲表妹考上了名牌大学,涯今日特意前来祝贺祝贺

      呢!

    好计,欢迎光顾!

   (旁白)为了盖倒这个章,涯看还得……烟搭桥……酒开路。

     (对峰)姑丈,简久吴前同你饮酒了,今日涯带了两瓶正宗洋

      酒,咱俩先品尝品尝几杯吧?!

    好计,三苟既然简认亲,涯就放架同你饮佢。

      [三苟与明峰坐到台边饮酒。

    老杨呀,饮酒归饮酒,三苟话转来还钱给你,顺便来叫你办个

      建楼手续,盖个章。

     放杯)还钱?还什么钱?(旁白)奇怪啦,涯看三苟佢葫芦里

       面想卖冇药。

  (放杯)姑丈呀!

(唱)姑丈姑丈听涯讲,

     三苟涯今日回家乡;

       选好村东风水地,

       想在那里建楼房。

  (接唱) 三苟三苟听涯讲,

           村委公示已上墙;

           此地谁都不能占,

           决定用来建广场。

  (接唱)老杨老杨听涯讲,

          三苟建楼你要帮。

  (接唱) 姑丈帮涯盖了印,

          子孙万代都不忘。

    老杨呀!三苟系正宗计外家孙,再说涯同你帮了人家,人家也

      不会食芋头咬手指计。

    秀姑呀,兴建文体广场的事早就在村“两委”和村民代表大

      会上通过且已作公示,这是关系到全村父老乡亲、子孙后代的

      大事吔!

   这样讲,这个章你唔盖?

   损公利私的事,就是天王老子也么得盖。

   你唔盖,唔盖就涯来盖。

  [秀姑从身上取出公章欲盖。

   (气呼呼地对姑)你们好够胆,竞敢偷涯公文包里计公章,真

      系天礁都敢踏。(明峰抢下公章)

      [三苟惊慌失措,在台下露出面来。

   秀姑呀,这是公章,不是你个人计私章,涯要是把章盖落去,

     你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吗?

  (装作慎静地)姑丈,别闹了,涯晓得,三苟有今日系姑丈帮了

     大忙,所以涯特意来酬谢酬谢你。(拿出一个大红包给峰,峰

     拒收)

   酬谢?酬什么谢?三苟你……

   不,姑丈你别误会,千万别误会……。

   三苟,你想过么?姑丈若是盖一个章就一个大红包,那盖十个

     不就十个大红包了,哈哈……,姑丈早就发财啰!三苟呀—

   (唱)公章虽掌涯手中,

         村民重托责任重,

      公章代表村民意,

      逆水行船行不通。

 [明峰把公章放进公文包里。

  (对峰)闲话少说,涯问你,这个章你到底盖还是唔盖?

  (坚定地)唔盖!

  (悲伤地)哎呀呦……

(唱)老杨老杨涯计夫,

      那根脑筋把你堵;

       今日有权你不用,

       枉做主任和支书!

杨 (接唱)主任本是村民选,

           要为村民来服务;

        此章要是盖落去,

        失了权威失前途。

姑 (接唱)老杨你实在好糊涂,

           有钱不图图前途;

        眼望猪肝变成骨,

        从此各走各的路。

杨 (接唱)何秀姑来何秀姑,

           你不配贤妻与良母;

        且将歪风与正气,

        留与后人论贤愚。

   老杨头,你……你……

     阿姑,既然姑丈简绝情就算了。(收起审批表、红包)涯就

       唔信,馋猫不吃煎鱼?(灰溜溜地下)

    (一屁股坐在地上)哎呀,天哪,涯真系命苦哇。

  [手机响,峰拿出手机接听。

   喂,涯系,下午开会?好,好。

   谁打来电话?

    办公室通知,下午3点镇政府召开村委换届选举工作会议。

   换届会议?(旁白)这轮换届,若是老杨落马,这个公章岂不

     是别人掌了?(对峰)老杨,老实话你知,当官是一时的,今

     天你若不帮三苟盖这个章, 你就休想出杨家这头…门!

   当真?

   当真!

   好好好,不过你要答应涯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帮涯把冷暖衣服都收拾好。

   干什么呀?

   盖了这个章,涯就去坐……班……房。

   坐班房?你吓谁?

   违背民意、以权谋私、收受红包哪有吴坐班房?秀姑呀!

(唱)秋秧唔前及时插,

      难挡九月寒露风;

          以权谋私贪受贿,

          广厦也会生蛀虫。

          老杨涯,岂能把村委建议当泡影,

          秀姑呀,请理解杨家纯朴好门风。

姑  (接唱)老杨几句实言话,

            在涯脑海里敲警钟;

            山间竹子当有节,

            盘中莲藕七窍通。

            秀姑涯,不该横闩直栙杨明峰,

            才明白,小小公章竞然殃会害涯老公。

  (走至台边故意地拿出公章)老婆子,来呀,盖章啰!

   哎,哎,慢,想来想去涯终于明白了,公章有权威、公章更有

     尊严!老杨,对不起!涯……涯认错了。

   老婆子,这就对啦!切要谨慎,当今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往往想

      用金钱诱惑干部、拉拢干部。我觉得做人嘛,要清清白白、堂

      堂正正为好。

 [幕后传来锣鼓声,由远而近。

   老杨,你听……外面简热闹计?

 [幕内喊:杨支书……杨支书。

  (向幕内)唉……,(对姑)老婆子,想起来了,涯家妹子考

     上了状元,今日乡亲们特意来祝贺。

   那就赶紧迎接去吧。

   好!

 [幕后歌:杨梅山下党旗红,

           时代村官人赞颂;

           清正廉明扶正气,

           早日实现中国梦。

                                                         

 

电话咨询